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笔趣阁小说 >> SCI谜案集(第一部) >> 凶手训练营 12 命运

凶手训练营 12 命运

展昭和白玉堂来到S.C.I.的办公室,就见里头空荡荡的,窝在电脑后的蒋平叼着面包探起身来,跟两人打了个招呼。

“人呢?都出去啦?”白玉堂问。

蒋平点点头:“徐庆说去替赵虎的班,听说他就快被那个小丫头折腾死了,王朝和张龙还在跟踪贾郑岩,公孙今天没来。

“咳咳~~~”展昭和白玉堂听到公孙两个字,脸色尴尬地咳嗽了两声。

“你又熬了一宿?”展昭看着蒋平的黑眼圈。

“唉~~~”蒋平无奈地摇头,“我本想查查那个什么凶手训练营的资料,结果网上关于什么凶手啊,杀手啊之类的消息实在是多到看都看不过来,还有两个人约我一起去自杀!”

这时,大门被推开,小白驰抱着箱子走了进来。

“早啊。”展昭和气地跟他打招呼。

“早……我,我来,报道。”白驰怯生生地对白玉堂说,“白……白队……长”。

白玉堂觉得好笑,这小子,实在不像是白家人,“手续都办好了?”

“嗯”白驰点头。

“这张办公桌是空的。”蒋平很热情地整理着身边的办公桌,“你和我一样是文职,咱俩做邻居吧。”

“好……好啊。”白驰高兴地抱着箱子走过去,展昭几乎可以看见他屁股后面一条尾巴,正使劲地甩啊甩……

晃晃头,赶走脑袋里那不厚道的想法,展昭笑问:“这么把你挖过来,你们上司没有不高兴吧?”

“没~~”白驰红着脸低头,心说,他们差点都放炮庆祝了,就是因为说和他一起执勤有生命危险,所以大家都避开他,他才会一个人去巡逻的……

“我……我应该,做……做什么?队……队长。”白驰鼓起勇气问白玉堂。

白玉堂耸耸肩,你先熟悉一下,然后在最快的时间里找到你适合干些什么。

“还有。”白玉堂拍拍白驰的肩膀,“你叫我哥就行了,我长那么大,还没当过哥呢。”说着,朝展昭瞪了一眼,“尽叫别人哥了。”

“嘿嘿。”展昭笑,跟白驰说,“这里的人你都可以叫哥哦,不要紧,放松一些。”

“嗯!”白驰高高兴兴地用力点头。

白玉堂和展昭同时感觉到小白驰身后的尾巴摇得更欢了,再次晃头,今天怎么了?尽是幻觉~~

“小白,小展。”们被敲响,负责联络的卢方走了进来,说:“有人找你们。”

展昭和白玉堂往卢方的身后望去,就见站着一位打扮得体的妇人,不是亚裔,银发满头,五十来岁,高雅端庄。

“有什么事么?”白玉堂问。

那位夫人用一种审视的目光看了看展昭和白玉堂,开口:“是展博士和白警官么?”

两人点头,回忆了一下,确定不认识这位女性。

“这位是劳拉女士,是威尔森博士的夫人。”卢方给众人介绍。

展昭和白玉堂脸上都出现了一丝讶异。

“博士说,他想见你们,有关于案子的线索提供给你们,你们是否愿意随我去一趟医院?”

展昭和白玉堂立刻跟随着这位夫人到了S市一家高档的私人疗养院。

“嗨!展!!”威尔森博士靠在沙发上,嘴里叼着烟斗,依然是神采奕奕。

“哦~~白警官,你可是我的救命恩人啊。”

看着红光满面,胖了一圈的威尔森博士,展昭和白玉堂对望了一眼,心说:“这老外,哪里有病啊??”

“博士,你怎么又开始抽烟了?小心被护士小姐骂~~。”从门外走进来的一个人笑着说。

展昭和白玉堂回头看,是那天在宴会上见过的那个好莱坞明星,乔恩金。

“哈哈,不用介意,乔恩,快过来,这是我们的救命恩人。”威尔森博士显然和乔恩已经很熟识了,招呼他过来。

乔恩很有礼貌地跟展昭和白玉堂握手,“你们好。”在和展昭握手时,乔恩轻轻地按了按展昭的手心,微微一笑,展昭觉得有一丝异样,身边的白玉堂已经皱起了眉。赶忙拉了满脸杀气的白玉堂一把,展昭笑着问威尔森:“博士,您说有关于案情的线索提供给我们?”

把白玉堂按到沙发上坐下,展昭瞪他,示意他少安毋躁,正事要紧!

白玉堂瞪一眼回去,要不是有正事,非揍得他满地爪牙!!愤愤抬头,却见乔恩对他意义不明地一笑~~

爆!

展昭一把掐住白玉堂的手臂,疼得他一个激灵。

瞪:臭猫!干什么?

瞪:不准打架!

白眼:那小子欠揍!

瞥:暴力耗子!

怒目:他调戏你!

瞪:你有什么证据??

愤愤瞪:哼!!

眨眨眼:乖~~

“我是想给你们看看这些东西。”全然没有注意到白玉堂和展昭已经用眼神吵了一架,威尔森博士拿出了两个信封放在桌上。

“这是……”展昭和白玉堂伸手接过,打开,每个信封里都有一叠照片和一张卡片。

第一个信封里的照片是齐磊的,一半是他白天拿着贝斯的青春模样;一半是他晚上拿着狙击枪的冷酷模样………… 了另一个信封里,是杨峰的照片,一半是白天拿着课本的学生模样,一半是晚上砍杀时嗜血的表情……两张卡片的内容都是一样的,黑色的卡片,正面是血红色的四个字——恶魔之子,反面是一个拿着镰刀的恶魔的图案,和一排英语字母——Killer training camp。

展昭和白玉堂看得目瞪口呆,异口同声地问:“这什么时候寄来的?”

威尔森也收起了脸上的笑容,有些忧虑地道:“今天早上,出现在我房间门口的。”

信封是纯白的,上没有署名,也没有地址。

白玉堂不解地看威尔森,“这些照片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会寄过来给你?”

威尔森点点头,说:“亲爱的白警官,你不是研究心理学的,难怪不明白,不过展,你应该看明白了吧?”

白玉堂惊讶地转头看展昭,就见他微蹙着眉头,一脸的担忧,缓缓地说:“多重人格。”

威尔森拿起烟斗抽了两口,满意地点头道:“没错。”

见白玉堂还是一脸困惑,威尔森耐心地解释了起来,“我最有名的关于心理学的作品,是《创造另一个自己》。简单地说,我毕生致力于研究人类的性格和行为的动机。对于人格分裂,心理学上是存在争论的,主要分为两大派系,一说是共生,一说是寄生。所谓的共生,是指人格分裂是平等的,分裂的两种或两种以上的人格共同占据着一个身体。寄生,则认为分裂的人格是衍生的,是寄托着本尊而生存的。”

抽了一口烟,威尔森继续道:“不过,我的学术理论和这两种说法都不相同。我认为,人格分裂根本不存在。”

“不存在?”白玉堂看展昭。

展昭点头,补充道:“博士的理论曾在心理学界引起过一场很激烈的争论,他认为人格分裂实际上只是一种妄想,是人脑根据人不同的动机,塑造出来的假象。”

“对。”威尔森站起来,踱到窗边,“我坚决否定人格分裂是与生俱来的这种论调,人格分裂是不存在的。”

“那这些信件?”白玉堂若有所思地道,“是为了驳斥你的理论?”

威尔森赞许地点头:“不错……”

白玉堂和展昭又对视了一眼,同样的感觉——蹊跷!

“我活不了多少年了,荣誉、金钱、什么我都享受过,以前,我很乐见大家为了我的理论而争论不休,但是现在,觉得一切都是如此的愚蠢……如果只是为了驳斥我的理论而伤害无辜的生命,我真是觉得自己罪孽深重。”威尔森停顿了一下,回头看着展昭和白玉堂说:“我决定,帮你们引出那个人。”

“引出?”展昭不解。白玉堂也有些疑惑地看他,“你打算怎么做?”

“博士准备为自己举办一次康复晚宴。”一旁的乔恩说,“邀请的都是心理学界的人。”

展昭和白玉堂一愣。

“我不认为这是个明智的决定!”白玉堂皱眉,“风险太大,你很后可能再次受袭击!”

“我早说过了,我并不在乎自己的生命。”威尔森固执地摇头,“我邀请两位今晚来参加这次宴会。”说着,递过来两份请柬。

“无论两位去不去,宴会都会按时举行。”威尔森说,“我希望届时,两位可以找到嫌疑人。”

展昭和白玉堂无语,这老头,根本不是在征求意见,而是在下命令……这么老了还玩命,太乱来了。

一肚子困惑地走出疗养院,白玉堂打开车门,“我说猫儿,这条线索实在有些诡异啊。”

“嗯。”展昭点头,“不过,这倒是个机会。以那个组织那么嚣张的作风,这次宴会一定会去参加。”

“对了。”发动汽车,白玉堂有些好奇地问展昭:“你不是也研究过一阵子什么人格分裂么?你是哪一派的?”

“哪派都不是。”展昭笑,“有空为了这种事情吵的不可开交,还不如研究一下怎样治愈来的比较有用吧。”

“哈哈~~”白玉堂点头,“有道理!猫就是猫!”

“你说的话根本不合逻辑!”

“哪里不合了?”

“有没有道理跟是不是猫根本没关系!”

“我又没说你有道理是因为你是猫!”

“那你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因为你有道理,所以你是猫!”

“因为你有道理,所以你是猫!跟你有道理因为你是猫!之间有本质区别么?”

“当然有!”

“哪里?”

“一个猫在前面,一个猫在后面!”

………………

“你干吗不说话?”

“死耗子!”

“什么?”

“因为你是死耗子!所以不说话!!”

“…………臭猫,学我说话!!”

“哼~~~”

Dididididididididi~~~~~

白玉堂按下免提键:“怎么了,王朝?”

“头!贾郑岩死了!”

“什么?”展昭和白玉堂同时一惊,“怎么死的?”

“还不是很清楚,初步认定是服毒自杀。”

“我们马上回来。”挂掉电话,白玉堂提速,飞快地向警局驶去。

S.C.I.办公室里。

白玉堂和展昭听张龙和王朝讲完了案件的经过。

“这是什么药?”白玉堂拿起袋子里的彩色药丸仔细看着,淡黄的底色上,螺旋状分布着彩色的条纹。

“具体要等检测后才能分辨。”张龙道,“只是奇怪那小子干吗要跑去公厕自杀?”

“我……我可不可以看一下。”白驰突然说。

王朝把药递给他,白驰接过来看了一下后,说,“这是止疼片。”

“止疼片?”白玉堂好奇地问,“怎么这么奇怪?”

白驰道:“是给小朋友用的特制止痛药,我去年开刀之后……之后……”

白驰的声音小了下去,因为大家都在看他,脸上满是笑意。

“你是说你去年开完刀后,医生给你开的止痛片是儿童止疼片??”王朝好笑地问白驰,“你开什么刀?”

“…………”白驰红着脸,小声说,“肠……肠套叠~~~”

………………众人沉默,互望一眼,笑——儿童病!!

“这不是重点~~”白驰小声嘀咕。

“咳咳~”白玉堂咳嗽了一声,让众人把注意力都放回到案子上。

“贾郑岩跑公厕里吃儿童止痛片干什么?”蒋平不解。

这时,S.C.I.的大们被推来,赵虎揉着酸痛的脖子进来,“娘的,那个丫头,气死我了。”

众人转脸看他。

“你们在干吗?”赵虎抬眼见众人围在会议室里,立刻很感兴趣地冲进来问,“有什么进展?”

一眼瞅见了桌上袋子里的药丸,“怎么这里也有这个药?”

“什么?”白玉堂一愣,“你见过这药?”

赵虎从口袋里拿出了纸巾包着的两颗药丸,“这里就有。”

“你从哪里弄来的?”王朝惊。

赵虎见大家都瞪大了眼睛看他,小心翼翼地看白玉堂,“头,你们是不是又玩什么花样耍我呀??这次我绝对不上当!!”

张龙抬手就在他后脑勺上来了一瓢,“说正经的呢!!”

“刚才齐乐想吃来着。”赵虎挠挠头,“那个叫陈瑜的女生给他的。”

“齐乐吃止痛片干什么?”王朝奇怪。

“我明白了。”展昭道,“止痛片里有一定量的吗啡成分,多服容易让人产生幻觉。”

白玉堂皱眉,“齐乐是用止痛药来代替毒品?”

“代替应该办不到。”展昭摇摇头,“不过可以减缓……只是,止痛片吃多了极有可能丧命。”

“所以用儿童止痛片来代替,这样,药量会轻一些,误食过量也不会有危险?”白玉堂端详着塑料袋中的彩色药丸,“贾郑岩是因为毒瘾犯了,才去公厕吃止痛片,缓解一下。”

“吃过量了所以死了么?”蒋平问。

“只要检测一下尸体,再检测一下药物的成分就行了。”王朝道,“问题是……”

众部下其转头,看白玉堂和展昭:“公孙在哪里?”

展昭和白玉堂一愣,彼此瞟了一眼,同时道:“病了/不知道“

又瞟一眼,同时道:“不知道/病了”

瞪~~~

其他众人一头雾水。

白玉堂咳嗽了一声,道:“公孙要请假,找别的法医吧。”

众人…………更加更加地好奇~~~。

厚重的尼制窗帘把明亮的阳光阻隔在外面,床头暖色的灯光,照得床上蜷缩着的人单薄异常,被子里不知是不是温暖,只是凌乱的发丝和苍白的肤色,显得有些清冷。

白锦堂把室内的温度调高,不知为什么,他觉得公孙可能会冷。

昨夜自己实在是有些过分了吧……从来不知道自我反省为何物的白锦堂,端着酒杯坐在房间角落的沙发上,心里隐隐有些堵,昨夜的确是如愿了,可是,等他醒后……他宁愿公孙拿手术刀扎他几下,不生气就行~~

床上的人微微地动了一下。

白锦堂立刻紧张起来,他醒了。

公孙缓缓地睁开眼睛,渐渐地清醒,看着眼前昏暗的房间。

白锦堂隐在黑暗的角落,没有出声。

大概呆愣了有半分钟,公孙用手撑着床想要坐起来。

“……嗯……”

只是,这个简单的举动对于现在的他来说,根本不可能完成,整个腰部以下,几乎没有知觉,全身都像是散了架……回想昨夜,具体情况已经不记得了,只知道在车子里晕过去后,醒来时是在这床上,然后,白锦堂又对他……

“你怎么样?”

突如其来的声音把公孙惊了一跳,抬起头,就见白锦堂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

公孙盯着眼前的人,表情是出人意料的平静。

白锦堂被他看得有些心虚,道:“我……“

公孙看着他,缓缓地开口,声音有些嘶哑:“你知道的,我其实并不讨厌你。”

白锦堂微微地震愣,看着公孙。

“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我感觉很安全……你搬到隔壁之后,我每晚都睡得很好。”

“公孙……”白锦堂伸手想触摸公孙的脸颊,公孙低头躲开,不再看他,自言自语地说:“现在,我很怕你。”

白锦堂觉得有些心慌,就听公孙接着说,“你对我做这种事,我绝对不会原谅你。”

抬起头,公孙冷冷地说:“你救过我的命,昨晚,就当我还你,从现在开始,我不想再看见你。”

“公孙……”白锦堂伸手想要抓住他微微颤抖的肩膀,却被公孙冷冽的眼神震慑。

“你要是再碰我,就等着给我收尸。”公孙费力地支起身体,找寻自己的衣物。

“你……再躺一会……”白锦堂看着公孙吃力的动作,难得地不知所措起来。

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一把将公孙按回床上。

被他一折腾,公孙摊倒在床上彻底动不了了。

白锦堂给他盖上被子,直起身,道:“你再躺一会,我出去!”

说着,转身往房门走,打开门,背对着公孙,白锦堂低声说:“我不该强迫你,但是我不后悔……我只知道我喜欢你,抱歉,我不知道怎么去爱人。”

回头有些悲哀地看着公孙,“没人教过我,或者是曾经会的,后来忘了……”

关上门,一切归于平静。

公孙躺在床上呆呆地看着天花板,白锦堂,为什么你不能多等一会……

“心理学家都很有钱么?”白玉堂看着眼前富丽堂皇的别墅,问身边的展昭。

展昭有些答非所问:“个人喜好吧。”

两人在侍者的引领下,进入了别墅的花园。

威尔森热情地跟客人们交谈着,完全看不出异样。

“展博士,又见面了!”

展昭和白玉堂有些惊喜地看着身后出现的庞煜——这可是条大鱼啊。

庞煜的身边陪着乔恩金,白玉堂一看他那副似笑非笑的表情就想揍人。

“玉堂,我想喝饮料。”展昭对白玉堂使了个眼色,意思是,你把乔恩支开,我想单独和庞煜聊。

巧的是,没等白玉堂开都,乔恩就说:“饮料在那边,我带你去吧。”

无所谓地耸耸肩,白玉堂对展昭使了个眼色,意思是“小心”,就跟着乔恩走了。

庞煜啜了一口手中的香槟,意味深长地看着乔恩和白玉堂转过人群,走向花园的深处,笑了一下。

“……?”展昭有些不解地看他。

“你朋友和他一起去不要紧么?”庞煜突然问了一句。

“……有什么要紧?”展昭一愣,“不是去拿饮料么?”

“呵呵……”庞煜笑,“饮料好像应该在那边。”指了指相反的方向。

“那为什……”展昭有些不明白。

庞煜凑过来,小声地说:“据我所知,你朋友是乔恩最喜欢的类型……“

展昭震愣了片刻,脸色立刻变了,转身就追了过去。

庞煜笑,继续喝酒,目光落到了人群中的威尔森身上,冷笑。

跟着乔恩走到花园深处,四周冷僻无人。

“这里好像没有可以被叫做饮料的东西?”白玉堂看看四周。

乔恩踏近一步,和白玉堂对视。

“你那天救了我,我还没有谢你。”

白玉堂觉得他有些奇怪,“又不是我救你的。”

“呵……”乔恩笑着伸手,轻触白玉堂的下巴,凑上前道,“你真可爱~~~”

等白玉堂反应过来时,乔恩已经凑了过来,似乎是想要吻他,惊得他毛都竖起来了,正想抬脚踹飞他,就见旁边冲来一人,扑过来狠狠把乔恩踹了出去。

“哎呦~~~”乔恩被踹翻在地,揉着腰直哼哼。

展昭站在那里,喘着气狠狠瞪他一眼,拉起白玉堂转身就走。

“你怎么不揍他??”展昭边走还边愤愤不平,挥着拳头,“揍得他满地找牙,从此不能人道!!”

“猫儿。”身后白玉堂有些不可置信地叫住了展昭,“你吃醋啊?”

“什么?!”展昭脸上烫得厉害,“你不是散打冠军吗??有人吃你豆腐干吗不揍他。”

看着酸溜溜的展昭,白玉堂笑得嘴都合不上了:“我不还没来得及动手么?你就跟只恶狼似的扑过来了。”

“哼!”展昭狠瞪眼睛都笑咪了的白老鼠。

转身甩手往花园里走,嘴里骂:“死老鼠!眼带桃花,招蜂引蝶,拈花惹草!!”

身后老鼠美滋滋,翘着尾巴跟上。

喜欢SCI谜案集(第一部)请大家收藏:(www.spps.cc)SCI谜案集(第一部)笔趣阁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SCI谜案集(第一部)最新章节 - SCI谜案集(第一部)全文阅读 - SCI谜案集(第一部)txt下载 - 耳雅的全部小说 - SCI谜案集(第一部) 笔趣阁小说

猜你喜欢: 绿茶男配活不过三天心有猛虎嗅蔷薇西汉养崽日常[游戏]旗木老卡与皮皮鸣快穿攻略:黑化男神,追到底全修真界都是我的铲屎官余温半夏脑洞合集葫芦娃大战火影海贼回到老家开农场团扇奋斗史第四天灾火影之水灵SCI谜案集(第二部)硬核快穿反派帮我搞基建无限建城金光御九界之为你而来进击的巨人之觉悟黑科技学神请将令爱嫁给我小甜饼我的迷弟遍布宇宙[快穿]爱财如命地府全球购[快穿]寻找男主
完本推荐: 神级反派全文阅读在年代文里当极品全文阅读寒鸦全文阅读快穿:炮灰女配要反攻全文阅读火影之大红莲冰轮丸全文阅读猎国全文阅读三国之无限召唤全文阅读万族之劫全文阅读春野小神医全文阅读将夜全文阅读我意凌霄全文阅读穿越兽世:兽夫求放过全文阅读第一序列全文阅读农门皇后全文阅读重启末世全文阅读修罗武帝全文阅读阴气撩人:鬼夫夜来全文阅读萌货小青梅:竹马太腹黑全文阅读神医嫡女全文阅读快穿之女配不按剧本来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这丞相夫人我不当了美漫之超级英雄之父从姑获鸟开始大唐孽子快穿之上神要从良谍云重重海贼之苟到大将从跟女神合租开始凌天剑神超越狂暴升级夺嫡不如当神医[清穿]大宋有种码农修真旧日之箓斗罗之偷取万界系统抗战之从亮剑开始打卡柯学验尸官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斗罗之武魂恶魔果实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我真没想当训练家啊雄兔眼迷离军工科技都市超级邪医moba:世界第一变声怪影帝偏要住我家洪荒关系户今天女主她学废了吗神医弃女穿成恶毒女配后我成了团宠

SCI谜案集(第一部)最新章节手机版 - SCI谜案集(第一部)全文阅读手机版 - SCI谜案集(第一部)txt下载手机版 - 耳雅的全部小说 - SCI谜案集(第一部) 笔趣阁小说移动版 - 笔趣阁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