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笔趣阁小说 >> 造作时光 >> 叛徒

英王还不知道, 自己刚刚从未婚妻眼皮子底下跑过去。

他追上太子,语气怪异道:“太子,你这是去哪儿啊?”

太子看了眼他身后那些避让快马,脸上惊惶神情还没完全消散的百姓, 眉梢微挑:“大哥近来睡得不好?”

“什么?”

“既然睡得好,怎么就忘了,闹市里不能纵马?”太子用鞭子指了指跟在英王马后的随侍太监:“你下来, 给你家主子牵着马。”

随侍太监神情尴尬, 他牵还是不牵?

英王冷着脸道:“请太子放心, 本王骑术好得很, 不会伤到百姓。”

“殿下。”骑在马背上的花琉璃抱拳道, “殿下刚才骑得这么快,还挺吓人呢。”说完,她捂着嘴角轻咳几声。

英王瞬间想起, 花琉璃可是被几个纨绔公子哥纵马吓得发病的病弱娇娇女。怕花琉璃忽然倒下,他又变成百姓口中连三岁小孩糖葫芦都不愿意放过的坏王爷,他把喷涌到胸口的愤怒咽了下去。

“郡主说得是, 是本王大意了。”英王看着太子, “太子与郡主准备去哪里游玩,大哥刚好无事可做,不知太子是否介意多一个人同行?”

听说太子有意拉拢花家,他怀疑太子想跟花家一起造反, 所以他要多看看。

“好。”太子似笑非笑地看了英王一眼, “大哥能一起, 就更好了。”

英王还不知道太子这话是什么意思,但是随后他便明白了。

书坊、布庄、胭脂铺、首饰店……

他哪儿知道圆的还是方的好看?

他哪里知道同一个人的诗词有什么好坏之分?

还有裙子,不都是水红色,有什么差别?

偏偏太子似乎还跟他过不去似的,一边帮着福寿郡主挑,还一边问他?

手镯就是手镯咯,还非要问哪个好看?

“本王觉得都好看,都买下来。”英王情绪终于崩溃了,他一手按住盒子,面色狰狞地对店员道:“全部装起来,本王付钱。”

“那怎么好意思,孤说好了今日买东西向福寿郡主赔罪,怎么好让大哥付钱?”太子微笑道,“大哥你太客气了。”

这家首饰铺是京城有名的高定首饰坊,十分受世家贵族喜欢,做首饰的匠人是全国有名的老手艺人,价格更是令人咂舌。

“身为长兄,我掏钱也是应该的。”英王皮笑肉不笑,只要你们俩别再问我哪样东西好看,我就谢天谢地了。

一盒首饰的价格算下来,即使是英王,也觉得有些肉疼。这些女人喜欢的玩意儿,怎么就这么贵?

“郡主,太子若有什么做得不是的地方,还请你不要放在心上。”英王心里有些好奇,太子做错了什么事,要向花琉璃赔罪?

“回王爷,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前些日子家母要去道观还愿,刚巧遇到了太子殿下。哪知没多久,外面就传出一些莫须有的谣言,臣女并不把这些小事放在心上,更何况殿下也是受害者,但殿下偏偏说要向臣女赔罪。”花琉璃也没想到太子说带她在京城逛逛,就是去各大商铺买东西。见英王问起来,她便特意找了一个理由。

这些皇子各个心怀心思,还是说清楚些好。

至少不能让太子被其他皇子坑。

“原来如此。”英王想起这件事的谣言,跟自家母妃还有关系,其他几位有皇子的娘娘,也在其中推波助澜,有些不好意思去看花琉璃。

他向来看太子不太顺眼,但是因为太子,连累了这位娇弱的小姑娘,他心里有些不忍。英王殿下表示愧疚的手段很直接,他又给花琉璃买了一整套首饰。

太子也不阻拦,甚至在英王掏出一大把银票后,还露出了温和的微笑。

在太子准备带着花琉璃去看瓷器的时候,英王终于忍不住了,他头大地提出了告辞。

再这么待下去,他要头秃。

等英王一走,太子停下脚步:“孤忽然想起,这些瓷器也没甚好看的,我们换个地方。”

“好。”花琉璃隐隐觉得,太子刚才是故意坑英王的。

但她是谁,是温柔善良又弱小的花琉璃,只需要默默跟在后面捡太子坑人的战利品就好。

太子是真的会玩,不仅带她去尝了美食,还带她去湖上听美人弹琴,杂耍的逗猴的,一个比一个有意思,等到夜幕渐渐降临时,太子把花琉璃送回了家。

“以后有机会,孤再带你去几个地方玩。”太子对站在门口的花琉璃道,“夜里凉,郡主回去休息吧。”

“殿下,马儿还你。”花琉璃把白马缰绳递给太子,太子笑,“先放在贵府养几日,等冬天郡主不能骑马的时候,再还给孤。”

花琉璃正准备拒绝,就见太子调转马头准备离开。

“殿下。”花琉璃叫住太子。

太子回头看她,不等花琉璃说话,脸上已经有了笑意:“多谢郡主陪孤渡过了一个有意思的上元灯节。”

这个笑容太好看,好看到等太子走远,花琉璃才想起自己好像忘了这匹马的名字。

“算了。”花琉璃摸了摸马儿的毛,“走,我带你回去。”

卫明月见女儿牵了一匹马回来,仔细打量一番:“这是北面乌虎国进贡的御马,是十分难得的千里良驹,只有陛下才有,你……”她语气微顿,“闺女,你去盗御马了?”

“娘亲,我脑子还是正常的。”花琉璃爱惜地摸了摸马儿,“这马是太子借给我玩的。”

“闺女,你应该知道马跟美人不外借的道理。”卫明月神情严肃道,“说吧,你对太子干什么?娘亲看能不能保不保得下你,保不下的话,好提前给大理寺打个招呼,让他们给你安排个好床位。”

花琉璃:“大概是因为太子好马太多,借给我一匹也没关系?”

“夫人,这马真是太子送给郡主的。”鸢尾赶紧道,“自从回京后,郡主可乖了,从没有惹过事。不仅如此,还顺手收拾了几个在大街上纵马的纨绔子弟,近来京城大街上,已经没有几个人敢在大街上纵马了。”

“低调些好,我听说那个阿瓦刚进京那几天,吵着闹着要见你,被大理寺饿了几天才老实。”卫明月道,“陛下要在下个月举办国宴,邀请周边列国前来参宴,到时候你少出门,我怕金珀国的人在阿瓦那里听了事情经过后,会套麻袋敲你闷棍。”

“那也不能怪我。”花琉璃理直气壮道,“当初他潜入我们青寒州,想对我用美男计套军情,我当然只能投桃报李。”

“所以把人抓住后,你把他鞋子上嵌的宝石都抠下来了?”

“那不是我干的,是鸢尾干的。”出卖奴仆出卖得干净又利索。

鸢尾抬头看天上的月亮:“郡主,您看这个月亮,又大又圆,像不像一口锅?”

“今天是弯月。”花琉璃头也不抬。

鸢尾一脸麻木,是啊,月亮虽然不圆,但她背的锅却是又大又圆啊。

“鸢尾对你向来忠诚,她做哪件事不是你的意思?”卫明月从不跟花琉璃打嘴皮子仗,因为打不赢,“左右你小心些,别让自己陷入危险中。”

“您且放心吧,京城里还有谁不知道,我为人善良,温柔,身体娇弱,受不得气,受不得凉。”花琉璃伸手去抱卫明月的胳膊,被卫明月躲开。

“一身马味儿,别往我身上蹭。”

刚说完,就被花琉璃抱个满怀。

眼见夫人对郡主严肃不到一盏茶时间,就被哄得眉开眼笑,鸢尾见怪不怪地把马儿牵到马厩,点了两个马夫来特意照料。

花琉璃沐浴更衣后,盘腿坐到床上,把今天得来的各色珠宝摆了满满一床,朝与她最亲近的鸢尾跟玉蓉招手。

“鸢尾,玉蓉,来。”

鸢尾与玉蓉被璀璨的珠宝光芒闪花了眼睛,齐齐往后退了一步。

“这些给你们。”花琉璃分了几样首饰给两人,两人从小跟在花琉璃身后,早就习惯了她的行事,也不假做推辞,坦然地收了起来。

越看这些珠宝越喜欢,花琉璃觉得连给她送礼物的太子都可爱起来。

没有哪个女人会嫌弃自己珠宝首饰多,没有!

如今她也是有房有田产有铺子还有珠宝的人,养面首这种事,可以着手准备了。

“玉蓉,鸢尾,你们去打听打听,京城哪些乐坊、梨园比较有意思。”花琉璃拨弄着一枚玉珠,“尤其是有美人的地方,不可错过。”

玉蓉道:“何不看看京城哪些贵族公子有合心意的?”

“那个不妥,这些公子郎君都是要与贵女成亲的,日后让那些贵女知道,我染指过她们夫君,伤不伤感情?”花琉璃摇头,“那种就太讨人厌了,还是养面首好。”

夜凉如水,林菀却无法安睡。她坐在小院里,听到了母亲的叹息声。

京城的房屋价贵,父亲为官多年,一直非常廉洁,平时也不喜欢家人过得太过奢华。回到京城后,他们就住在这个三进小院子里,就连这个小院,都是四皇子掏钱替他们准备的。

原本四皇子要给他们准备一个舒适的大院,父亲却说他们家若是住那么好的房子,百姓会怀疑他们家不够清廉,所以拒绝了。

父亲总是说,人活着不可太重外物,留得清名最重要。可她不明白,大宅子是四皇子送的,为什么也不能住。

又不是贪墨得来的,就算是住了又能如何,问心无愧啊。

“小菀,怎么还没睡?”林夫人走到院子里,见女儿坐在石凳上,“夜里凉,快回屋里去。”

“母亲。”林菀起身扶着林夫人坐下,“女儿睡不着。”

“怎么了?”见女儿面带忧色,林夫人担忧道,“我们家刚来京城,是不是其他家的姑娘欺负你了?”

林菀勉强笑着摇头:“没事,我就是还没适应京城的天气,夜里有些难以入眠而已。”

林夫人却没有相信她的话:“是不是花朝节快到了,你没有合适的衣裳首饰?”林家祖上贫寒,直到娘娘进宫做了妃嫔,老爷考上状元以后,才勉强好过起来。

如今老爷被调任回京,原本听英王的意思,是让老爷到大理寺任职,可现在等了这么些天,任命一直没有下来,也不知陛下究竟是什么意思。

不过这些事情,林夫人没有讲给女儿听,不想给她徒添烦恼:“明日母亲陪你出去好好挑一挑。”

林菀摇头:“去年做的那些也挺好,京城里什么东西都贵,不需要浪费这些不必要的钱。”

林夫人犹豫了一下,起身回了屋子,没过一会儿取出几张银票放到林菀手里:“母亲知道你是个懂事的好孩子,这些钱拿去花着。”

林菀推辞了两下,想到那些漂亮的衣衫首饰,还是收了下来。

等她成了英王妃就好了。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把母亲送回房里休息,林菀看着手里这几张面额不等的银票,再想起今日挥金如土的姚姑娘,以及那些半点都不在意银钱的贵女们,双手微微颤抖。

等她成为英王妃,什么都会拥有。

若是陛下厌弃了太子……

那就更好了。

“请殿下恕罪!”整理床铺的宫女突然跪了下来,神情惊惶。

太子走进内室,看到床上已经散成一团杂草的草编蝴蝶,眉头皱了皱。弯腰拿起这团枯草,花家小姑娘编东西的手艺,实在不怎么行。

“无碍,退下吧。”他转身打开一个木盒,里面放着个丑丑的陶人。

拿出陶人,把枯草垫在盒子下面,再把陶人放了进去。到底是小姑娘的一番心意,他总不能随手扔了。

不过花家那丫头,跟她一起出去玩的时候,倒是挺有意思。该说话的时候说话,该沉默的时候沉默,多聪明机灵的小姑娘。

他抹着小陶人的脑袋,叹了口气。

若人在他面前,真要摸一摸她的脑袋。

金玲苑,听起来像是卖铃铛的铺子,实际上却是京城有名的乐园之一。里面乐师舞女皆有,有部分是家境贫寒,才入了卖艺这一行,有些是家里犯了事,被打为了贱籍。

最近这家乐园出了一位相貌出众的琴师,引得不少贵族女郎到此处一掷千金,连整个金玲苑都跟着出名起来。

嘉敏最近心情不好,小姐妹们知道她对英王有意,可惜英王定了林家女为妃,嘉敏便成了失意人。

小姐妹们担心嘉敏忧思成疾,打听到金玲苑有个十分好看的琴师后,就邀请嘉敏来观赏美人。

嘉敏想着,花琉璃就算再邪门,也不可能出现在金玲苑,所以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下来。

几人找了一个视觉极佳的包厢坐下,靠围栏而坐,欣赏楼下的舞蹈歌曲。

“不过如此,还不如宫里的乐人们来得有趣。”嘉敏看了几眼,便失去了兴趣。

“宫里乐人弹琴舞曲是比他们好,但这些地方的乐人,也是有几分野趣的。”姚姑娘眨眼笑了笑,指着下面扭着腰肢的男舞郎道,“瞧瞧,多娇媚。”

嘉敏听着楼下的尖叫声,瞥了一眼,庸脂俗粉,不过如此。

没过多久,四周的烛火忽然熄灭,只剩下舞台上的光芒。一个穿着白衣,面上戴着恶鬼面具的琴师,抱着琴走了出来。

“来了。”不知哪个小姐妹提醒了嘉敏一句。

琴师清冷极了,尽管他刚一坐下,就有无数人往台上扔珠宝玉簪,也不见他有半点越矩的动作。

一曲弹完,他白皙的手搭在面具上,摘下了凶神恶煞的面具。

美与恶的极致交换,让在场不少人发出了抽气声。

片刻过后,舞台上已经铺了满满一层的打赏。

“多谢。”琴师淡淡一笑,低头捡起掉在衣摆上的玉簪,轻轻在琴弦上一拨。抬头笑盈盈地看着众人。

嘉敏不自觉坐直了身体。

“嘉敏,听说只要出价够高,这里的琴师可以到厢房来单独为我们弹奏。”

“有意思。” 嘉敏招来伺候的人,让他们去楼下把人带上来。

楼下的观众见琴师离开,顿时有些失望,连后面的表演,看着都有些索然无味了。

嘉敏等了一会儿,见那个琴师还没有带过来,皱眉道:“怎么回事,人呢?”

恰在此时,伺候的人满脸羞愧地走了进来:“郡主,那个琴师已经被带走了。”

“带走了?”嘉敏有些不敢置信,整个京城公主郡主加起来也没多少,知道琴师是她要的人,谁还敢跟她抢?

“谁这么不要脸,竟然跟我抢人?”嘉敏面带怒意,这不是一个琴师的问题,是脸面的问题。

跟她唱反调的人也不出去打听打听,她姚嘉敏从小到大怕过几个人?

“不是跟你们特意打过招呼,要把人留给我们?”姚姑娘也有些不高兴,拍着桌子道,“我倒是想看看,是谁面子这么大。”

伺候的人尴尬地笑:“诸位贵人,那个点走琴师的贵客,说她与贵人们是朋友。”

“我们几个好友都在这,她是什么东西,也好意思跟我们攀关系?”姚姑娘用手臂轻轻撞了嘉敏一下,“嘉敏,该不会有人打着我们的旗号招摇撞骗?”

另一位小姑娘小声道:“我觉得,我们现在的行为,很像话本里即将被人反羞辱回去的路人甲乙丙丁呢。”

“闭嘴!”嘉敏与姚姑娘齐齐扭头瞪说话的小姑娘。

上次也是她说她们是路人甲乙丙丁!

真是好笑,她们出身名门,生来富贵,怎么可能是路人甲乙丙丁?有她们这么高贵美丽的路人吗?

几人来到抢她们琴师的包厢门外,气势汹汹地推开了门。

一个少女仰靠在软塌上,几个美婢围着她捏腿揉肩喂水果,姿态悠闲极了。

“你们来啦?”见到她们过来,少女抬了抬纤细柔嫩的手臂,“随便坐,不要客气。”

“花琉璃,竟然是你……唔……”姚姑娘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被嘉敏捂住了嘴,她把姚姑娘拖了出去:“不好意思,打扰了,你继续。”

“呜呜呜。”姚姑娘艰难地掰开嘉敏的手,“嘉敏,你干什么呢?”

“我只是觉得这种事闹出去不太好听。”嘉敏干咳一声,“反正要抢你去抢,我不去。”

姚姑娘还记着自己跟花琉璃那点小恩怨,当即便伸手去拉被嘉敏关上的门。

“反正花琉璃身体不好,一气就可能晕倒。”

姚姑娘犹豫了一下。

“晕倒以后就有可能叫太医。”

姚姑娘的手停下了。

“叫了太医就会被大伯父跟大伯母知道,是你把人气病的。”

姚姑娘的手缩了回来。

“伯父伯母一生气……”

“算了,不就是个琴师而已。”姚姑娘转身就走,“天底下好看的男人多了去,咱不跟这种女人计较。”

见堂姐放弃了跟花琉璃抢人的打算,嘉敏松了一口气。无知的人真幸福,小堂姐还不知道她在鬼门关里转了一圈呢。

好在堂姐跟花琉璃没什么来往,应该没发生过什么矛盾。

几人还没走开两步,包厢的门从里面打开了,花琉璃站在门口朝几人招手:“你们怎么走了。来,一起欣赏嘛。”

嘉敏的内心满是拒绝,脸上是僵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不、不必了……”

“那怎么行,好姐妹是一辈子的事,怎么能因为这点小事,让我们之间有嫌隙。”花琉璃笑眯眯地看着嘉敏,“对吧,嘉敏姐姐。”

嘉敏:“不,真的不用了,我觉得我们那个包厢风景挺好的。”

“这样啊。”花琉璃忧郁地垂下眼睑,“既然嘉敏姐姐不愿意,我也不强求了,那我明天再来找你玩吧。”

嘉敏头皮发麻:“不用了吧。”

花琉璃柳眉轻皱:“嘉敏姐姐不想跟我玩?”

姚姑娘:“谁想……”

嘉敏以这辈子最快的手速捂住小堂姐的嘴:“那、那就打扰了。”

与嘉敏同行的小姑娘松了口气:“我刚才说错了,我们果然不是路人甲乙丙丁,我们是配角甲乙丙丁。”

被捂着嘴不能说话的姚姑娘愤怒地盯着小姐妹,能不能有出息点,她们怎么就不能是主角了?

小姐妹们进了包厢后,姚姑娘愤愤地看着在花琉璃面前半点脾气都没有嘉敏,表情变得更加愤怒。

“你不要说话。”嘉敏注意到姚姑娘的表情,在她耳边小声道,“我觉得跟花琉璃做朋友挺好的。”

因为不跟她做朋友,有可能会死。

嘉敏满脸沧桑地拍了拍小堂客姐的肩膀:“堂姐,你一定会理解我的,对不对?”

嘉敏连说话的语气,都有了花琉璃的味道?!

姚姑娘不敢置信地瞪着她,就像是在看一个负心人。

她们中间,出现了一个可恶的叛徒!

※※※※※※※※※※※※※※※※※※※※

姚姑娘:我们中间出现了一个叛徒。

嘉敏:我救了表姐一命,却不能说,好苦。

二合一更新章送上,评论区的小天使们都好有梗,好有才,看评论也好欢乐。所以今天是为了小天使们加更~明天见~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demeter、青空、端午粽子、明珠逢时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孤月山人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七味、雪儿 2个;九思ぃ、冰淇淋红茶【想吃】、端午粽子、11、若水牌干脆面、26997767、桃源等一人【等到了吗】、洗白白等太太宠幸【不,弱水三千,朕只取一瓢】、跃然、喵小墨、芮蕊、加点葱花【再来点香菜?】、大王、24294069、不知东方已既白、喵大人、百事可乐呀、早睡早起、太太今天日万了吗【没有】、自习女孩乔小翊!【这是要考试了?】、一颗铜豌豆【争取早点变成金豌豆】 1个;

喜欢造作时光请大家收藏:(www.spps.cc)造作时光笔趣阁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造作时光最新章节 - 造作时光全文阅读 - 造作时光txt下载 - 月下蝶影的全部小说 - 造作时光 笔趣阁小说

猜你喜欢: 女配重生修仙记天尊之女是我老婆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妃常嚣张:毒医大小姐山海隐于市仙灵图谱盗墓之阳火灯神秘冷帝,来抢亲!石剑仙魂传重生校园女神:明少,太腹黑一指成仙医后倾天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六十年代密战人生重生初中校园:超级女学生废材逆世:腹黑邪妃太嚣张一品仙娇随身淘宝:皇家小地主烈火暴君,狂傲妃!农门寡嫂:养个小叔当状元路人丁的修仙生活第一纨绔:暗帝,来战!快穿之套路不对神医弃女我要当女帝,谁反对,谁赞成?至尊魅医:腹黑王爷第一宠
完本推荐: 玄霸九天全文阅读萌货小青梅:竹马太腹黑全文阅读谭少独宠律政前妻全文阅读重回一九八三全文阅读问道章全文阅读仙府之缘全文阅读奸臣全文阅读偷天全文阅读最强霸主全文阅读我的千年女鬼未婚妻全文阅读末世御灵师全文阅读艾泽拉斯圣光轨迹全文阅读医妃太狠辣:鬼王,别硬来!全文阅读重生之贼行天下全文阅读仙界归来全文阅读唐门高手在异世全文阅读大学士全文阅读快穿女配有毒:男神专宠手册全文阅读近身狂兵全文阅读理科学霸的三国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大戏骨机战无限超越狂暴升级万古大帝鉴宝金瞳网游之天命为王我的冰山女总裁前方高能最强医妃:暴君,不服来战第一女仙修炼记我有一张沾沾卡仙王的日常生活娇妻来袭:祁少,给撩吗大道凡生第一序列神武战王无限先知你的灵兽看起来很好吃女总裁的全能兵王绝品透视眼寻宝全世界我要当女帝,谁反对,谁赞成?逆天九小姐:帝尊,别跑!元尊最强狂兵赘婿山海隐于市重生八零小美好全球进入异世界重生六万年

造作时光最新章节手机版 - 造作时光全文阅读手机版 - 造作时光txt下载手机版 - 月下蝶影的全部小说 - 造作时光 笔趣阁小说移动版 - 笔趣阁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