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笔趣阁小说 >> 倾世宠妻 >> 第740章 重礼(4号八更求月票)

第740章 重礼(4号八更求月票)

盈袖回到谢家,靠在床板壁上,对着谢东篱勾勾手指头。

谢东篱凑了过去,“怎么了?”

盈袖双臂伸出,抱住他的脖颈,跟他头顶着头,悄声道:“别担心,我是故意的,其实没有不舒服……”

“你啊,你舒不舒服,我还不知道?”谢东篱也伸出手臂,将她揽入怀里,“陛下和皇贵妃确实做得不地道,不怪你生气。他们气坏了我夫人和儿子,我不会让他们好过的。”

盈袖听了心里欢喜,但是还知道轻重,笑着劝道:“行了行了,我知道你护着我们母子,我也没吃亏。那婉皇贵妃被我呲哒得都打嗝儿了。”说完笑眯了眼睛。

谢东篱跟着微笑,“这种事也能笑,是不是傻?”

摸摸她的头,揽在怀里,听着自己砰砰的心跳,这就是他的命啊……

盈袖到底是有身孕的人,这孩子还格外霸道磨人,今儿盈袖多用了点心气,很快就累了,窝在谢东篱怀里就睡了过去。

谢东篱舍不得将她放下,拍着她的后背坐在床边,如同拍孩子一样哄着她。

等盈袖完全睡着了,谢东篱才轻手轻脚脱身而去。

撂开帘子出到外院,谢东篱在堂屋里坐了一会儿。

下人上了茶,他捧在手里品了品,脑子里一会儿一个主意。

婉皇贵妃越来越不安份了,一定要敲打敲打,不然还不知道要闹出什么事。

谢东篱眯了眼睛,脑子里很多想到了婉皇贵妃的娘家人。

婉皇贵妃的爹谭九龄本是个知县,当年谢东篱作为钦差大臣带着盈袖下江南的时候,路过谭九龄的那个县,在那里落过脚。

谭秋婉,也就是婉贵妃,便是那个时候被谢东篱选中,送入宫里的。

如今谭九龄当然不止是知县了。

他已经是知府,元宏帝已经封了他为伯爵,马上就要搬到京城来了。

谢东篱放下茶盏,转了转手上的碧玉扳指,拿了主意。

他起身去了外院书房,将谭九龄的卷宗调了出来。

这人做知县的时候就不老实,手伸得太长,这就罢了,最主要还有几件人命官司弄得不清不楚。

按东元国律例,晋升爵位的时候,丞相阁照例要审核一番,没有大错的人才能封爵。

如果丞相阁打回去,就算皇帝陛下也无可奈何。

其实对于皇帝来说,这也是好事。

封爵的代价其实太大,要给封地,给银子,整个一大家子都归皇室养,日子长了人口多了也养不起。

不过以前封爵都立了大功的人家,那是好事,丞相阁只锦上添花,不会没眼色去挑毛病。

但是如果要挑,你也没辙。

这也是为什么五相世家在东元国呼风唤雨这么多年的原因。

手中职权大,几乎和皇权分庭抗礼。

谢东篱拿起笔,在谭九龄的封爵表上填了“再议”两个字,另外将他的那几桩人命官司附了上去,写入卷宗,颁行天下。

谢大丞相做事,向来雷厉风行。

他要初一恶心你,就不会等到初二。

因此到了初一晚上,婉皇贵妃就知道了自己的爹封爵的事,被丞相阁拦住了。

“陛下,您要帮帮臣妾啊!臣妾的爹一向奉公守法,忠于陛下,还养了玉儿一年,这些都是功绩,怎么在丞相阁那里就行不通了呢?”婉皇贵妃跪在地上,哭得哽咽难言,“再说这么多人封爵都没事,偏臣妾这里就出了事,这是打臣妾的脸啊!——也是打陛下的脸!”

元宏帝也没料到谢东篱会在谭九龄封爵一事上出岔子。

他没精打采地披着大氅,窝在长榻上,有气无力地道:“这是律法规定的,朕也没法子,不能说改就改啊。”

“陛下,现如今朝廷封印,丞相阁怎么能发函?”婉皇贵妃还是愤愤不平,她心里最怵的其实是谢东篱,但又不敢把他拎出来说,谁都知道谢东篱是她的后台,若是让人知道他们反了目,那她和玉儿的处境就更危险了。

元宏帝摇了摇头,“这你就不知道了,朝廷封印,丞相阁是不封的。他们五相每年轮流值年,要是出了事,也能及时处置。”

“啊?这……这……难道臣妾的爹,就不能封爵了?”婉皇贵妃又伤心,又失望,整个人坐在地上,钗横鬓乱,双目失神。

元宏帝移开视线,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淡淡地道:“你去看玉儿,朕有些乏了。”

婉皇贵妃知道元宏帝是疲倦了,忙起身离去,抱自己的儿子去了。

看着玉儿笑嘻嘻的小模样,婉皇贵妃心如刀割。

这种被人当众一次次打脸的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了。

就因为她不是五相世家出身的姑娘,所以她在宫里比谁都辛苦。

就算坐上高位,那些人还是能钳制她。

所以她一定不能失去谢东篱的支持。

婉皇贵妃拿出帕子醒了醒鼻子,决定找机会去谢家找谢东篱服个软,再给盈袖一些恩典。

思虑良久,婉皇贵妃叫了自己的心腹宫女过来:“把本宫娘家送来的那尊羊脂玉带皮送子观音给护国公主送去。”

“啊?娘娘,那不是您最喜欢的送子观音吗?”那宫女惊讶不已,从婉皇贵妃的寝宫内殿里将羊脂玉送子观音请了出来。

那玉身白得更凝脂冻一样,没有一点杂色,底座是淡粉色的莲花,是那籽料天然的淡粉皮雕成的,刀工娴熟,送子观音的面相更是栩栩如生。

婉皇贵妃前两年最爱的就是拜这送子观音。

不过如今为了挽回谢东篱,再大的牺牲她也出得起。

“多嘴。赶快给谢家送去,明儿初二,他们没有娘家可回,府里应该很冷清,咱们主动示好,他们会领情的。”婉皇贵妃咬着牙说道,手指却快把手上的帕子撕烂了。

这宫女应了,第二天正月初二一大早,就抬着一个硕大的礼盒招摇过市,往谢家去了。

正月初二是出嫁的闺女带着女婿和儿子回门的日子。

京城的大街上已经有了陆陆续续的行人。

这宫女带着婉皇贵妃的礼物来到谢家门前,以为谢家这个时候定是门可罗雀。

因为谢家已经分家了,如今这宅子里住着的谢东篱和盈袖,两人的孩子生都还没生呢,哪有闺女回门子呢?

不过她料错了。

一大早谢家大门口就停着不少的大车,看样子还都是官宦人家。

这宫女有些眼晕。

不会吧?

如今讨好谢大丞相都到了这个地步了?

以他女婿自居,把他当岳父了?!

初二可不只有女婿上门吗?

这宫女敲了敲角门,对那门子趾高气昂说道:“我是宫里的女官,婉皇贵妃给公主殿下赐了礼物,请公主殿下接旨。”

那门子上下看了看她,打开门让他们一行人进去了。

这宫女悄悄地问那门子:“今儿府上很忙吗?”

那门子笑道:“今儿是姑奶奶们回门的日子,怎么会不忙呢?”

“可是谢大丞相没有女儿啊?”这宫女纳闷问道。

“我们大爷是没有女儿,但是刘家两个表兄的女儿今儿回门都是来我们家。以前也是一家人,总不能因为分家,就不上门走动了吧?”那门子笑嘻嘻地送了这些人去外院的客院。

盈袖正在内院上房里跟几个外甥女说话,以前没有改姓的是她和谢东篱的侄女,如今就只能算外甥女了。

但是到底是在这个家长大的,她们的爹娘又不在京城,盈袖也就接待了她们。

今天来的人有陆瑞兰的两个女儿和宁舒眉的两个女儿,都带着自己的夫婿和孩子,对盈袖和谢东篱十分亲热。

盈袖笑着问道:“你们也真是,你们的爹娘让你们过年不用跑来跑去,你们就真的不去啊?大表哥、二表哥如今只有自个儿一家人过年,忒也冷清了吧?”

今天这些人上门,盈袖才知道原来刘东义、陆瑞兰和刘东鸣、宁舒眉这两对夫妇过年的时候都不让孩子去他们那里过年。

刘东义和陆瑞兰在东元国南部雷州,刘东鸣和宁舒眉却在北齐国京城。

北齐国京城确实离得太远,但是刘东义和陆瑞兰在东元国南部雷州,都不让孩子去过年,就有些意思了。

盈袖便问陆瑞兰的女儿谢同心,“你们真的不打算去雷州看你们的爹娘吗?大过年的也不一家人团聚,你们怎么想的?”

谢同心忙道:“表婶,我爹和我娘今儿就启程来京城了,三天之后应该就到了。到时候请表叔、表婶去我家吃团圆饭,还望表叔、表婶一定赏光!”

她的夫君曾经帮着自己的娘陆瑞兰狠狠得罪了盈袖,谢同心很是不好意思,对盈袖小心翼翼地奉承,希望她能消了气,她就可以去求表叔谢东篱,给她夫君一条活路了。

盈袖听了这话,便明白陆瑞兰又要来京城了,她这一趟过来,肯定短期内是不会走了。

沉吟间,门口有婆子回报道:“夫人,皇贵妃娘娘给夫人赐下年礼。”

盈袖起身站了起来,对屋里的人道:“你们坐一坐,我去去就来。”

她来到外院客院,见了那宫女,笑着看了看礼物,道:“婉皇贵妃客气了,无功不受禄,这么贵重的礼物,我怕收不起。”

※※※※※※※※※※※※※※※※※※※※

这是今天的第八更,今天还要不要十更?往后翻,还有。

喜欢倾世宠妻请大家收藏:(www.spps.cc)倾世宠妻笔趣阁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倾世宠妻最新章节 - 倾世宠妻全文阅读 - 倾世宠妻txt下载 - 寒武记的全部小说 - 倾世宠妻 笔趣阁小说

猜你喜欢: 农女当家:捡个将军来种田重生之铁骨凰后福至农家农门娇俏小厨娘重生之医品嫡女田园闺事朱门恶女医妃太狠辣:鬼王,别硬来!娇鸾种田宠妻:腹黑娇俏小娘子庶女桃夭丫鬟生存手册重生之侯府良女农园似锦农家厨娘好种田农门悍妇阁老夫人养成记花影重重医妃惊世喜良缘堂前燕归来桃李满园春重生妖女策天下一世倾城重生之古代农家生活庶女攻略
完本推荐: 最强弃兵全文阅读万界天尊全文阅读仙城之王全文阅读重生绿袍全文阅读权臣全文阅读恶魔法则全文阅读系统的黑科技网吧全文阅读重生之娱乐宗师全文阅读随身空间全文阅读大无限神戒全文阅读神剑永恒全文阅读都市极品仙帝全文阅读低调术士全文阅读重生之征战三国全文阅读幻想次元掠夺记全文阅读重生海贼王之副船长全文阅读炮灰晋级计划书全文阅读重启末世全文阅读天珠变全文阅读两界大高手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氪金成仙从1983开始平民忍者的逆袭我是个么得感情的杀手异界大领主重生福气小军嫂抗日之全能兵王都市无敌炫少这个地球有点凶超级军工科学家武道大帝公主殿下的开挂生活穿越星际:妻荣夫贵网游之魔法行星头狼乱晋我为王女神的贴身高手奶爸的异界餐厅你的命运,我来改写顷洛惊华逆袭豪门:反派男神是女生江湖听风录都市少年医生冷宫娘娘有喜啦齐欢灭世武修超强兵王在都市混沌天帝诀极品最强大少韩娱之勋

倾世宠妻最新章节手机版 - 倾世宠妻全文阅读手机版 - 倾世宠妻txt下载手机版 - 寒武记的全部小说 - 倾世宠妻 笔趣阁小说移动版 - 笔趣阁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