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笔趣阁小说 >> 我又从宗门跳槽了 >> 第78章 爆棚

“是的,绝对不可能。必须安装!”

数千名邪恶的寺院强人正紧盯着云天衡殿的中心,讨论已经开始。

同时,魔王和长老们仍然对云天衡发动了快速的攻击。

然而,几次猛烈的攻击,竟然连云天衡的衣服都没碰过,邪庙里的强者几乎是吐血。

在一百回合中,你打得越多,你就越退缩。从头到尾,他们都跟不上云层的恒定速度,所有的攻击都失败了。“怎么了?”

“你不是说要和平我,但你确实想和平我吗?”

云天衡双手放在背上,一脸顽皮,望着邪神殿的主人和长老,冷笑着说。

就连自己的身材也看不懂,速度跟不上自己,还妄想自和平,简直是白痴的梦。

“可恶!”

“你们都要上这殿的主那里去,和平了这狂妄的孩子!”

邪神殿师堂主人一声怒吼,手持利剑和平人,直奔云霄。

同时,周围的万恶寺院也被强者化为可怕的光影,直冲云霄。

面对千军万马的恶庙围攻,云天衡丝毫没有表现出紧张的神情,显得十分沉着冷静。

“上帝的意思-风和上帝的绞刑!”

云慢慢地举起手来,紧接着,他们周围刮起了可怕的大风。

狂风带着绞死一切的恐惧卷走了,立刻把整个大厅都笼罩住了。

“不!”

“不!”

“啊啊啊!”

感受到可怕飓风的威力,现场数千座威力强大的邪庙呈现出恐慌和绝望的色彩。

他们每个人都发出悲伤的尖叫,整个大厅一度被这悲伤的尖叫所覆盖。

“嗓子沙哑~”

风吹散了,所有的东西都碎成了粉末。

数千座强大的邪庙瞬间被可怕的风撕成了血雾。

转眼间,万恶神殿里的数千名权贵,包括万恶神殿的主人和长老,被可怕的风神勒死撕碎,完全消失在大殿里。

看着空荡荡的大厅,云天衡没有留下。

云天衡的眼睛看着他的脚。水月白和水月红两个人在大厅底部的一间密室里。

云天衡一只脚走了出去,大厅剧烈地摇晃着。

“砰!”

“砰!”

“砰!”

云天衡脚下的地面瞬间开裂坍塌,云天衡打开了通往底部的通道。

看着脚下的大洞,云天衡直接跳了下去。

从大厅到底层,门外是一个秘密房间。

走到密室门口,云天衡看着那扇结实的门。

“打开!”

我只能听到乌云低语,听到上帝的威望扫过门来。

“叹息~”

门瞬间化为尘土,落在地上,房间里的一切立刻映入云和天空的眼帘。

“我很抱歉让你的姐妹们受苦。”

看着暗室里紫色锁链锁住的水月白和水月红,云和天空总是一脸愧疚。

一瞥,一剑。

链条瞬间断了,他们又自由了。

“天恒?”

“你……你为什么在这里?

“走开,这是邪灵殿。如果你这样闯进来,他们不会放你走的!”

此时的水月白了,虽然状态不是很好,但看到云天的面目后,露出一丝惊异。“你儿子太冲动了,不管你怎么到这里,邪神殿的力量都不是你能抵抗的!”

目前水疗也极为担心望着云天横道。

“而且,你死在葬礼的海洋里,我听到邪恶神庙的人们这样说!”

白水月看着云天衡有些不解。邪神殿的长老们说,云天衡死在葬神之海。这地方从来没有活过。

云总是在那里的时候是怎么出来的?

“别担心,这和平殿里的人都死了。”

云天恒淡淡地笑了笑,伸手摸了摸水中月光洁白的脑袋,安抚着路。

文燕,两个女人一脸惊讶,不敢相信看着云田横刀。

“你刚才吵闹了吗?”

云天衡笑着点了点头。

“是的,我明白了。好吧,别担心。我带你回家。”

文妍,两个女人看着对方,都是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一丝恐怖。

两个女人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只好跟着云和天空走。

云和天空不断地相互吸引,眼前的空间瞬间变得支离破碎。

很快,一个神的门成形了。

“这扇门和我们的有什么不同?”

“看起来更深奥了!”

白水月望着云天衡面前的太空之门,惊讶地问道。

“是的,它看起来比我们的太空门要深奥得多!”

水月红望着神秘的太空之门,也流露出一丝惊喜。

我不知道云天衡发生了什么,但发生了如此惊人的变化。

“没什么,只是去更多的地方。”

云田恒淡淡地笑了笑,没怎么解释。

“好吧,我们走吧。另一边是海悦城水月的家庭住宅。我带你回去。”

云和天总是看着水月亮白和水月亮红,淡淡的笑道。

“好吧,谢谢你。”

两位女士都向云天衡鞠躬致谢。

“很有礼貌!”

云和天总是挥着手,轻快地走着。

三人立刻从神的门出去,离开了邪神的殿。

紧接着,三人来到了水月世家外的海月城。

水月门的守卫们惊呆了,不敢忽视这条通道。

“是的……是大小姐!”

“还有两个小姐!”

“两位女士回来了!”

“太好了。去告诉户主两位女士已经安全回来了!”

两个卫兵兴奋地、语无伦次地喊道。

很快,水月家的主人和长辈们都冲了出来。

当他们看到水月红和水月白平安归来时,都是喜极而泣。

“爸爸~”

“我们回来了。”

水月白向前走,眼泪直流。

“回来吧,回来吧。”

水月家的主人激动得不知说什么好。现在他看着云天衡。

“非常感谢云少霞,我的水月家永远不会忘记你的恩情!”

“以后,我的水月家会有一个有用的地方。尽管我开口了,我的水月一家永远不会延期!”

水月的主人感激地看着云天衡说。

“不客气。他们都是我的朋友,因为我参与其中。我应该这么做。”

云和天空挥着手,淡淡地说。

“无论如何,云少贤是我们Shuiyue家族的伟大恩人,我们永远不会忘记这种仁慈。”

水月的主人怀着极大的感激之情跪在云天恒面前,谢天谢地叩头。

“水月户,起来!”

云天恒见状,急忙扶起了水月的房主。

“再次谢谢你,我妹妹。”

水月红和水月白这两个女人也很感激此时的云和天空。

“好吧,别那么客气。”

云天总是挥手大笑。

“既然你安全回家了,我也该走了。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

云天恒看着水月红和水月白两姐妹笑着说。

“我们以后还有机会见你吗?”

水月白忍不住突然问道。

闻言,云田恒笑了。

“碰巧遇见了对方”

之后,云天恒在两个女儿的视线中如风般消失。看着云天衡的离去,两个女孩有些舍不得。离开海月城后,云天衡直接前往邪神城。

一切都必须在这里完成。

在魔兽城外的群山中

云和天空从不向邪恶的神之城飞去。现在半神剑体,神的手段,面对世界上第一个强大的邪恶神,无论强弱,都将很快显露出来。

“莎莎~”

突然,周围的灌木丛里传来一阵声音,引起了云层的不断注意。

云天衡停了下来,微微一笑。

“邪神殿里的人?”

树上的黑影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几十个黑影出来,包围了云和天空。

“孩子,我关闭了邪恶之神之城。你不必再沿着这条路去邪恶之神之城了。否则,不要因为我们的心和手而责怪我们!”

对于第一个黑衣人,他不屑地盯着云天衡。

“关闭城市?”

“这座城市为什么关闭?”

“怎么了?”

云和天空平静地看着黑衣人问道。

“该死,这是你的狗屎。你不想马上死!”

“是的,出去!”

“现在轮到你在魔和平之城说无名小卒了!”

黑衣人望着云天,冷冷地喊着。

“你们这些在邪神殿里的人还这么猖獗,难道你们不知道你们邪神殿的时代已经结束了!”

云天衡没有离开,双手放在背上,笑嘻嘻地看着恶庙的人。

“你说什么?”

“你厌倦了那样跟我们说话吗,傲慢的孩子?”

“今天世上没有人敢和我们的邪庙作对。你想死吗?

“别跟那孩子胡说,和平了他,敢亵渎我邪恶神庙的尊严,一定要死!”

我们周围的黑衣人都被云天衡的话激怒了。他们的邪神殿已经喋喋不休了几千年。怎么敢跟他们这样说话?就像在寻找死亡。

“看来你还活在过去的辉煌中。上帝告诉你,今天以后,上帝的世界里再也不会有邪恶的寺庙了!”

“从今天起你们都会消失的!”

云天恒双手放在背上漠不关心地说。

“该死,找死!”

一个黑衣人愤怒地喊道,什么也没说。他用冷酷的爪子抓住了云天衡。

“愚蠢的无知,看我怎么和平了你!”

黑衣人用一只爪子把空隙撕碎,抓住了阴天的洞口。

云天见对方来了,不屑冷笑,叹了口气。

“呼呼呼~”

我看到云和天空不断的呼吸,瞬间变成了飓风,把一切都撕碎了,盖住了黑人。

“不!”

“这怎么可能?”

“不!”

“啊啊啊!”

穿黑衣服的人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惧,一股死亡的气息笼罩着他。

紧接着,他的身体被可怕的飓风撕成了碎片。

看到这一幕,周围的黑衣人都露出一丝惊讶。

“你竟敢在我们面前和平了我的邪神殿里的人,你就死定了!”

领导他的人很生气,有人敢在他面前和平了他,简直是自大到极点。他不能容忍他们的邪恶神庙在他眼中消失。

“放开我,把这个傲慢的孩子打倒!”

黑人首领愤怒地喊道,不敢亵渎他那座邪恶庙宇的尊严。他应该被和平。

如果他不和平戮,以后再散开,他的邪神殿的威严就不会受到那么多人的关注。

“干掉!”

“干掉!”

“干掉!”

大约几十名黑衣人齐声喊道,冲向云端。

看着这些黑衣人的凶残袭击,云天衡摇摇头,只有这样的力气才想自和平。只能说这些人太天真了。

“呼呼呼~”

云和天空总是站在原地,微风在它们周围翻腾。

“死了!”

黑衣人怒吼,剑直刺云霄。

然而,刀剑未能击中云天衡。

云和天空似乎总是存在,但它们并不存在。它们像风一样看不见。

“怎么了?”

“这孩子长什么样的身体?他怎么会这么奇怪!”

“不可能理解他的动作!”

黑衣人的肤色变化很大,露出一丝惊讶。

“为什么,你不想和平我吗?我连衣服都摸不着。想和平我太荒唐了!”

云天衡笑着看着黑衣人。

“你的邪神殿,这么多年来,你的眼睛都看不清。你能和平了这个上帝吗?”

云天衡挺身而出,上帝的力量一扫而光。

那一瞬间,天空和大地变色,大震,太空震颤!

“什么?”

“这个……情况真糟糕!”

黑衣人感受到了这种绝望的势头,表现出前所未有的恐惧色彩。

他们不敢相信那个不知名的年轻人有如此可怕的力量。难以置信。

“快到和你玩的时候了。是时候带你上路了!”

云天衡冷笑道。

“上帝的意思-风和上帝的绞刑!”

我只能听到云和天空的低语,一股风和上帝的力量席卷而出,转眼间,一群身穿黑衣的人被笼罩在他们周围。

“什么?”

“这个……这怎么可能?

“多么可怕的力量啊!”

“不!”

“不!”

“啊啊啊!”

最后,黑衣人意识到了他们的处境,现在他们看起来很害怕,大声喊道。

然而,为时已晚,风神的力量包围了他们。

一股可怕到极端的力量向他们袭来,转眼间,他们的身体被风的力量撕成了粉末。

只剩下一根白骨,从半空中掉下来。

白骨一落地,就变成一团白粉,随风散开。

“关城,哈哈,关城有用吗?没有人能阻止上帝的脚步!”

云天衡看着那些黑衣人,他们消失在石灰粉里,不屑地冷笑。

然后,一步一步,向着千米之外的邪神之城。

喝茶功夫过后

云天衡离开森林,来到邪神城门口。

“邪恶的上帝之城!”

“上帝世界上最伟大最强大的城市!”

“今天以后,这个城市就不复存在了!”

云天衡站在邪神城门口,望着雄伟的城池,冷淡无情地说。

“住手,孩子,你是谁?难道你不知道我邪恶的上帝要关闭这座城市吗?”

在城市的游泳池上,一个身穿黑色盔甲的人低头看着脚下的云和天空,冷冷地喊道。

数百名黑军士兵手持特制的箭,瞄准了云天衡。“破甲弓,哈哈,这东西对上帝没用!”

“看来这破盔甲弓不是上帝能破的!”

云天恒摇摇头,冷笑着看着墙上数百名黑军士兵用穿甲弓瞄准他。

“看来你已经注意到了海神王国上空的动静,但它什么也改变不了!”

云天衡背着双手,望着墙上百米的黑军,冷冷的道。

“什么?”

“你怎么知道海神王国那边发生了什么事?”

在城市游泳池上,黑军司令官变脸,凝视着墙下的云和天空。

当海神国大殿的歼灭刚刚到来时,对方怎能知道,除非对方是歼灭自己大殿的罪魁祸首或同谋,否则对方永远不会知道。

“你的分裂被上帝摧毁了。你怎么说上帝知道呢?”

云天衡双手背着慢慢抬起,站在百米的空地上。他冷冷地看着城楼上的黑军。

这句话一出,恶神城垣的黑甲大军都露出一丝惊讶的神色,立刻用阴郁的目光望着云天。

“好吧,不管你说的是真是假,你都要敢于无视我邪恶神庙的威严,你应该一个人死在这上面!”

黑军司令瞪着云天衡。即使对方的话只是吹牛,他们也应该被和平。他们恶庙的威望岂不可亵渎吗?

“是的,你可以试着看看死者是谁!”

云天衡耐心,不急着抹去神殿里的人,这会失去很多乐趣。

对于一个统治神界几千年的暴君组织来说,如果太轻易地摧毁它,那就太无聊了。

相反,一点点的破坏会更致命,更有趣。

云和天空咧嘴一笑,他们的脸上满是戏谑。

万恶神殿的时代即将结束。我要亲自让这座邪恶寺庙的人们从过去的光荣梦想中醒来。

“给我一支箭,和平了这个傲慢的孩子!”

黑军司令官气愤地喊道,使劲挥手。

“哇~”

成百上千的箭,随着狂风的呼啸,变成了一片箭雨的天空,射向云霄。

“箭雨想和平死我们的上帝。你可以做梦!”

看着箭和雨来了,云和天空总是平静而明亮。

在那之后,我看见云在呼气。

不经意的呼吸瞬间变成了狂风。

“呼呼呼~”

风呼啸而出,天空和大地为它改变了颜色。

“砰砰~”

飓风来袭,数百场箭雨瞬间被撕成碎片。

“多可怕的大风啊!”

“这是什么力量?”

上楼时,黑军司令官感到了大风的恐怖,脸色凝重,一言不发。

“你还有其他什么把戏?尽管如此,上帝并不急于和平了你。慢慢来!”

云和天空骄傲地站在空荡荡的地方,双手扛着,一脸的笑意看着楼上的黑军,冷冷的样子。“你竟敢这么瞧不起我们,混蛋!”

“别太狂野了,孩子!”

黑军的人被云天衡嘲笑的时候都很愤怒。他们一个个凶狠地盯着云天衡,希望当场和平死云天衡。

“司令,你为什么不请长老来破坏这孩子的威望呢?”

一个黑色装甲兵走到指挥官跟前说。

听到这话,黑军司令眯着眼,慢慢点头。

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捏过竹简,但当我看到他使劲捏竹简时,我嘎吱嘎吱,竹简就碎了。

“帮帮我,即使你的恶灵来了,也帮不了我!”

云和天总是看到彼此踩了一个空竹滑,忍不住笑了起来,平静了下来。

显然,无论对方向谁求助,都不会改变目前的状况。

即使神是世界上最强大的,也是如此。

今天,云天衡是一个半神剑体,有神的手段和力量遍布天空。

现在,只有邪恶的上帝才能永远与今天的云和天空抗争。

过了一会儿,一个穿黑衣服的老人从一扇门里走出来。

“老人怎么了?”

黑衣老人皱着眉头,望着黑军司令。

“前辈,我邪庙中的海月国殿之灭,似乎与这小子有关,他不仅知道殿之灭,还说出了自己的所作所为,现在想闯入我的邪城!”

黑军司令员龚某看着黑衣老人,喃喃自语。

听到这话,黑衣老人扬起眉头,望着远处站着的白衣青年,骄傲而空虚。

“怎么敢有这样一个胆大的人,不管你是否破坏了我的邪神殿,只要你只看我的邪神之城,无视我的邪神之城的威严,你就应该死!”

黑衣老人用冷冷的声音,朦胧地望着对面的云天。

“是的,你可以试试看死者是谁!”

云天恒双手放在背上,悠闲地、轻快地看着黑衣老人。

那样子,仿佛没有把云和天空放在永恒的眼睛里。

“哼,这是一个傲慢无知的一代,竟敢无视我邪恶城市的威严,寻死路!”

穿黑衣的老人冷冷地喝了一口,把六大天王的神力一扫而光。

“真的是年纪大了。六个转变的天堂。和平了这孩子就够了!”

“是的,看这孩子以后不敢这么猖狂了!”

“如果长辈们这样做,这个儿子会死的!”

城楼上的数百名黑军士兵笑了,仿佛看到了云和天空的永恒死亡。

“无知的孩子,听命令吧!”

那个穿黑衣服的老人用冷冰冰的声音喝酒。穿黄衣服的老人撕碎了空间,狠狠地抓住了云和天空。

“六天的区域化,和平了你,我不需要开始!”

望着黑衣老人,云和天空总是流露出不屑。

他不屑与华神六大天兵作战。

“呼呼呼~”

云和天空吹过一口气,只见那一口气瞬间变成了可怕的飓风。

当飓风呼啸而出时,空间像蜘蛛网一样被撕开了。

转眼间,黑衣老人被可怕的飓风包围了。

“怎么可能?”

“这支部队太可怕了!”

“这个……这个男孩到底在哪里神圣?

感受到飓风的恐怖,黑衣老人露出无数端庄的神情,不敢忽视海峡。

这些可怕的势力接近他们的邪恶领主。

他的额头冷汗淋漓,脸色极其难看。

“死了!”

云和天空的道路总是光明的。

“不!”

“不!”

“啊啊啊!”声音落下,黑衣老人的尸体被飓风撕碎,完全消失在天空中。“这个……这怎么可能?

“长老,他死在那孩子手里,这太容易了!”

“我没有做噩梦,但太真实了!”

“这孩子到底是谁?他怎么会有这么可怕的力气!”

上楼数百名黑军士兵看到这一幕感到震惊,不敢忽视英吉利海峡。

令人惊讶的是,六天大的老人竟然能一下子被对方消灭。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们永远不会相信会发生这种事。

“怎么了?”

“是不是很震惊?”

“现在你应该相信你庙宇的各部分都被上帝摧毁了吗?”

云天衡双手背着,骄傲地站在空旷无情的路上。

“不!”

“不!”

看到云天衡的脸上突然露出和平气,黑军的人正表现出前所未有的恐惧、尖叫,完全糊涂成了一个团。

喜欢我又从宗门跳槽了请大家收藏:(www.spps.cc)我又从宗门跳槽了笔趣阁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我又从宗门跳槽了最新章节 - 我又从宗门跳槽了全文阅读 - 我又从宗门跳槽了txt下载 - 黑暗王国的剑的全部小说 - 我又从宗门跳槽了 笔趣阁小说

猜你喜欢: 万古最强部落开局签到修真套路王我有一座天地钱庄至尊毒王最弱功德系统牧神记不灭武尊无上刀锋带着农场混异界道缘卡徒时代:开局抽到百鬼夜行永恒之心灵界巅神龙神至尊喵神记从执掌十万亿神魔开始逆天邪主你的灵兽看起来很好吃修仙从轮回开始龙破苍穹万古神帝最强武神我的掌心小世界大道朝天明尊鱼龙图
完本推荐: 医品毒妃倾天下全文阅读相府明珠全文阅读誓不为妻:全球豪娶少夫人全文阅读重生之都市修真者全文阅读非人类基因统合体全文阅读快穿小妖精:腹黑男主,别过来!全文阅读异界之极品奶爸全文阅读异能重生:帝少的冷心男神全文阅读锦衣当国全文阅读修仙界归来全文阅读农门皇后全文阅读豪门崛起:重生校园商女全文阅读阴气撩人:鬼夫夜来全文阅读妃常嚣张:毒医大小姐全文阅读超级医生全文阅读九真九阳全文阅读末世兑换高手全文阅读至尊神魔全文阅读带着军需来大明全文阅读逆臣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大唐:开局我和长乐的熊孩子炮轰长安城玄浑道章死亡作业傻子医仙诸天神皇异世无冕邪皇大唐逍遥驸马爷造化神宫混世狂少老子修仙回来了重生之战神吕布红楼之群英荟萃王铁柱傻根遮天记高武:开局窃取不死神凰天赋!超级兵王混都市谍海王牌皇上您该去搬砖了胜者为王我的刁蛮姐姐垂钓之神大清隐龙大明第一狂士都市超级护花神医剑主八荒极限伏天御兽:开局进化洛奇亚低调为王女总裁的上门女婿玄天龙尊

我又从宗门跳槽了最新章节手机版 - 我又从宗门跳槽了全文阅读手机版 - 我又从宗门跳槽了txt下载手机版 - 黑暗王国的剑的全部小说 - 我又从宗门跳槽了 笔趣阁小说移动版 - 笔趣阁小说手机站